和通社

刘浩锋:建大中华亚洲共和圈推进全球平衡与世界福祉

时间:2021-06-06 13:22:23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15936

刘浩锋:建大中华亚洲共和圈推进全球平衡与世界福祉


世界进入21世纪20年代,中美冲突与新冠疫情的全球荼毒,在以国际生物医药与军工传媒,以及金融、能源、宗教系统、教育等领域的国际顶级资本财阀的幕后操纵下,异常诡秘。2005年前流传于网络的共济会伦敦秘密会议,旨在推进实施主要针对对象首先是华人的有色人种“盎格鲁·撒克逊计划”。这个文件是1995年旧金山费尔蒙特会议宗旨的扩展——其目标是要消除地球上50%以上多余人口——垃圾人类,对之进行清洗或隔离。2020年至今的疫情显示,世界正在他们的如期推进中。真相,则一度被特有的渗透与布局而遭到扭曲。

14375472918481.jpg

在一个流行私有化与优胜劣汰的自由竞争社会,我相信,狼群与羊群的博弈,最后一定是狼群在主导社会秩序。已经支配西方由来已久的神秘组织共济会,他们所追求在世界建立一种金字塔结构的统治方式似乎正在稳步实现。


位于统治核心圈的是13个顶级家族。他们是罗斯切尔德家族Rothschild(Bauer or Bower、布鲁斯家族Bruce 、卡文迪许家族 Cavendish (肯尼迪Kennedy 肯尼迪)、麦迪西家族De Medici 、汉诺威家族 Hanover、哈布斯堡家族 Hapsburg、克虏伯家族 Krupp、金雀花家族 Plantagenet、洛克菲勒家族 Rockefeller、罗曼诺夫家族 Romanov  、辛克莱家族 Sinclair(St. Clair)、华伯家族 Warburg 沃伯格(del Banco)、温莎家族 Windsor (Saxe-Coburg-Gothe)等。这些家族大都对应一种特定领域,如金融、能源、军工、意识控制、宗教系统、大众传媒、教育等等。


换句话说,就是这么十几个家族的团结互助,以极少数人秘密控制奴役着世界大多数人。这种奴役不仅由于长期隐秘,以致让人看不到痕迹。也是方法的得当,通过形式上的公正,包括新闻自由、民选、法治等方法获取人们的信任,让人们相信他们的权力与显赫都是经过群众铸就的。大多数民众参与选举,与那些拥有强大的资金与有组织的传媒说教时,是怎么也拿不到取胜票数的。分散的民众数量再大也无法与实质控制着社会金融、能源、传媒、教育、军工的巨头竞争。


因而,形式民主与“实质民主”(和学提出的概念:真正合乎民心维护民利的民主,参见《和学第五卷——政治科学原理》)而言,后者更重要。若是形式民主不能和实质民主互为表里统一,那么,形式民主是强奸了实质民主,巧妙奴役了民心与民利。西方民主大多是这种类型。相反,若是缺失形式民主,却能有效出现实质民主的结果,那么也是不错的。中国历史上的天下为公的圣贤禅让制就是例子。于当今全球化社会而言,完美的治理当是通过形式民主展现实质民主,通过民选选出真正合乎天道、体恤万民的圣贤,而不是某个狭隘利益集团或家族的政治代表,将政治变成互损循环局部利益最大化与整体利益最小化的角斗场。


而法治,永远是巨头们调教好的法学专家、议员代表用来奴役人们的拿手好戏;因为,巨头们总是率先知道法律的漏洞在哪里,在“法外无法”的原则下,他们总是能够约束大众,而自己规避法律约束获取自身利益最大化。至于他们鼓吹自由,更是荒谬。因为当美国共产党意识形态与组织扩张时候就会遭到压制,将自由信念赤裸裸毁弃。自由在一些无损巨头利益的时候是可以被容忍的,个体的自由在他们早已夯实社会秩序、掌握各大命脉行业的社会里,根本无法动摇他们的根本。而且,自由,常常被巨头们用来作案行恶,成为蒙蔽大众的遮羞布,好比联合国只是巨头们用来服务美国利益集团的橡皮图章一样。


综上而言,中华民族复兴的地缘意义与民族文化复兴互为依托。文化复兴在某种意义上吸纳了西方文化注重个体与程序、形式功能、效率、市场竞争等的元素,同时光复中国文化注重整体、仁爱、民心、公正、宏观调控等的元素,彼此互补构成一个完整的更为科学的文化价值体系。


因为注重整体,就当今可以考证的历史血缘与文化血缘而言,不仅仅是东南亚,而是整个亚洲与部分欧洲乃及世界文化与文明的根都源自中国大湘西(杜钢建语)。学者流波多方考证认为,整个人类的文明源头在中国。(参考流波著:《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湖南人民出版社),姑且不谈人类,但从亚洲而言确实是可以触摸到的黄色人种。若要避免被共济会的“盎格鲁·撒克逊计划”所灭绝,亚洲各国各种族要积极行动,命运与共,生死与共的抱团构建亚洲共和命运共同体,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迈出坚实的一步。


无论语种、文字、血系、地缘、考古、历史、建筑、服饰等等,都可以发现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的浓浓的亲缘。从韩国无论国家文化“太极图”国旗,还是人种,卢泰愚总统曾到山东寻根,其根源有史可考都在中国。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也有福建“寻根之旅;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多次来中国寻根祭祖;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蒙古等等周边国家都是中华文明成长过程形成的分支。 


虽然血脉与文明相牵连,似乎亚洲命运共同体更应该水到渠成。然而,中国与亚洲正在遭遇着空前的危机。据网易新闻报道,美英率16国联军己杀奔亚太,在南海进行军事演习。日经新闻说:全球军事重心移至东方,美50%海外驻军在亚洲。这说明,中国的努力作为似乎存在很大的缺陷,乃至在外交与地缘上,正遭受来自西方文化与文明的政治军事围剿。

微信图片_20210606114714.png

中国若真的崛起,首先是文化复兴运动要光复整体主义与天下一家、天下为公的价值观,重新将这些华夏后裔团结起来,一起建成更为宏阔友爱的“华夏大家族式”的亚洲邦联共和圈,打破西方文化对东方社会的各个分化与短期功利奴役,重构亚洲文化、政治、经济、社会一体化秩序。这样一来,既加强了亲情达成大整体,壮大了华夏民族;又化解了周边小国被欧美绑架讹诈包围中国的困境。也化解了日本国担心岛国沉没生存空间窒息的老大难问题。


中国文化复兴既要坚持核心的基本要义,比如社会公平、社会主义制度、市场经济、人民中心等,也要革新面向亚洲人民,使之达成一个互相认可的政治经济文化共生共和共享的模式。一成不变的保守,无法解决当前正日益逼近的大危机,也无法领导民族复兴增进亚洲福祉实现世界和平。


亚洲若率先实现了亚洲命运共同体,以占世界人口的66.75%与GDP占世界的39%为基础,更能前所未有的创造更大的经济融合创新奇迹。那么,西方世界只剩下全球经济的半壁江山,如此再谋求人类命运共同体则更有实力与牢固的前进基础,更是推进全球平衡与世界福祉。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