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刘昕格李建军等谏言美国总统竞选人应安抚疫情亡灵

时间:2020-09-22 22:55:46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35039

刘昕格李建军等谏言美国总统竞选人应安抚疫情亡灵


【本社纽约讯 记者刘闻益Janey Ren 911日清晨,阴霾笼罩着纽约。联合国UNEP世界和谐基金会(WHF)主席兼和通社驻纽约联合国分社负责人Frank Liu(刘藩)受邀参加纽约“911”纪念馆活动。夜间的秋雨洗涤着曼哈顿“911”恐袭遇难者纪念碑。参加纪念活动的罹难者家属一早就来到了世贸中心遗址上建立起来的 “911” 国家纪念博物馆和纪念公园。 


疫情中的纪念活动在纽约市消防队、警察组成的护送国旗仪仗队入场中拉开序幕。像往年一样,依旧在846分进行第一次默哀,这是美航11号航班袭击双子塔北塔的时间,全城的教堂鸣响了钟声。总共6个时间点的默哀和鸣钟,让人们再次回忆起世贸双子塔遭袭击、倒塌,以及 五角大楼和联航93号航班遭袭击的历史时刻。镌刻着受难者名字的纪念水池边沿插着许多鲜花和美国国旗,与会者聆听着从扩音器里播出的罹难者名字诵读录音。 

 

副总统彭斯和夫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夫妇;纽约州长库默、市长白思豪,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前州长柏德基出席了纪念活动。入夜,灯光纪念活动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射向天空的两道耀眼的灯柱,它们象征被恐怖分子摧毁的世贸双子塔,也寓意向19年前同赴天堂的2979名遇难者致敬。这天,千家万户主动悬挂起崭新的国旗,不少地方还降下了半旗,坚强的纽约人再次心照不宣地表现出不屈不挠、同舟共济的不朽品格。

 

Frank Liu已多次带代表团参观此地。在茫茫人潮中,感受最为深的是这次。看着参观的人群围绕在双子塔原有位置上设立的庞大瀑布前,体悟到与以往沉思与回忆的不同。此时此刻,在这个历史性伟大建筑面前,作为媒体人不得不提出一个不曾被人知晓的、对该纪念馆建成有巨大功劳的背后英雄:他就是世界和谐基金会高级顾问、人体工程学生态博览院院长、中国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建军教授。

 

因为他利用中华易经风水和谐文化的建议,才有了911工程顺利的完工,让人们充分感受到双塔的存在和深入人心的纪念性体验,因为有不为人知的“安抚亡灵”设置,才创造出一片宁静、美丽、和谐的开放空间。

据记者了解,911 事件之后,如何对待世贸中心的残迹,美国各界异议纷纭。最终各方达成一致,决定在世贸遗址上建造纪念公园,使被摧毁的世贸中心遗址成为一个永久的纪念场所。2002年,纽约市与纽约州共同组建了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负责世贸双塔所在地曼哈顿下城地区的重建与恢复工作。这是一件关系到美国和国际影响的大事,迅速引起世界的关注,但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也因此遇到了最说明不清、道不明的烦恼,处处不顺利,难有进展。为此,他们召集了世界各个宗教门派和一些具有超能量的名家大师,共同研讨对策,依然是众说纷纭,不能有所突破。当年10月,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通过南加州大学找到了我,并且立即安排我到了911现场进行勘察。

李教授到了现场,最大的感受是惊悚和震撼,是来自极阴能量的场效。成千上万的亡灵冤魂不散,虽说是一种负能量,但凝聚之大,怨恨之深到了一种难以平复的极限。于是,李教授根据易经风水与人体工程学理论,提出的第一要素就是安置亡灵。其实,从911发生以后,无论通过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等,几乎是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门派,安抚亡灵的法事一直在做,从未中断过,其动用的级别和规模都是最高的。他以人体工程学的理论分析,如此深重的怨恨已经超出了安抚的范围,唯有进行安置才能改变当时的格局,也唯有安置才能让亡灵积怨有其归宿。

李教授提出的以“安置亡灵”为最终目标提议获得了主管方全面认可。紧接的问题是如何安置。安置亡灵一定要营造亡灵所适宜的环境,但现实是不可能在纽约市最现代摩天大楼云集的中心建造坟地或类似阴宅的建筑,涉及到亡灵的宗教信仰,更是无法厘清和面面俱到,同时要在“废墟”、“大坑”和“原爆点”上建立一个能焕发阳气,能和曼哈顿建筑接轨的新景观,他又提出了通过水,将所有的亡灵带入一个极阴之地安置。在他的建言之下,才有了2003 年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所发起的世贸中心纪念园的国际设计竞赛,及20041月第一阶段“概念”竞赛产生由建筑师麦克阿雷德的参赛方案“空之思”。

 

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将他建言中二个关键词“安置亡灵”和“用水”的思想持续贯彻在所有的方案和工程之中,这也证明,一切符合真正和学规律的选择,都会迎来不谋而同的奇遇。建筑师麦克阿雷德的方案能在63个国家5200余个参赛方案中脱颖而出,关键就是他巧妙运用了哈德逊河的“水”,不经意中解决了整个纪念公园中最大的障碍,安置了亡灵。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

麦克阿雷德的设计在所有设计中是极为另类的,似乎在哈德逊河面上撕开了二个裂口,水流进裂口,却永远填不满。这听上去难以想象,不过真的是一个有缘虚空的意向,无论河水如何去填满裂口,裂口依然存在。他通过永远填不满的水表述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其本质是将所有的亡灵通通带入到渊深无底的聚灵空间之中。

如果说纽约是美国的中心,而57平方公里的曼哈顿区便可算得上是纽约的“心脏”了。心脏重创,对整个机体影响是可想而知的。曼哈顿是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曼哈顿才耸立着这么多的建筑。曼哈顿的地形很像男人的生殖器官,因此曼哈顿就显得阳性十足,足以支持美国国力之强大。毫不夸张的说,因为有了人体工程学“安置亡灵”和“用水”的建言,才平息了政府和土地所有者、建筑师、规划者之间冲突及工程停滞不前的窘况,才有了麦克阿雷德“空之思”的设计确认,才破解了因“9.11”所造成的美国经济阳气不足、阴气森森。但对于李教授与世界和谐基金会,最大的欣慰是人体工程学把中华文化的“阴阳和谐、水土和谐”揉进设计,安置了在911中不辛身亡的不同国籍、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年龄的冤魂阴灵。

 

世界和谐基金会与青少儿委员会的孩子们在5月12日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积极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大会主席、白宫总统与国会议长及各国首脑都要为在疫情中逝世的白衣英雄、蓝衣警察、与无辜牺牲的几十万新冠肺炎冤魂进行安抚与追悼,并倡导在5月12日国际护士节进行下半旗。在获得答复后,5月12日联合国大厦门口的旗帜与美国代表团的旗帜全部下半旗!

 

世界和谐基金会青少儿委员会秘书长和谐小大使Harmony Liu(刘昕格)代表孩子们提出创意,:“美国911事件死了将近3000人,美国总统到世贸大厦亲自为消防英雄与死者做了隆重的悼念与对亡灵安抚;最近,美国国会议长与许多官员为一个黑人被警察误杀而下跪哀悼,而为什么不能为在疫情中(孩子们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逝世的英雄们与无辜牺牲的亡灵举办哀悼与安抚大会?中国政府与国家主席都可以为逝世的英雄与亡灵在武汉举办追悼会,中国才牺牲几千人,美国已经牺牲了几十万人, 为何不可以? 创意获得了李建军大师的赞赏与认可。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