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转型倒逼与大治 :以人民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

时间:2020-05-09 22:10:36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1612890

转型倒逼与大治 :以人民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


文/ 本社社长总编辑 和学创始人 刘浩锋

我研究中西哲学宗教与政治经济艺术文化,发现存在一个天然的阴阳太极结构。近代民国作为历史三千年未有的大转型,中国从家天下的封建社会走入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现代共和国。但究竟何谓东西兼备圆满成熟的文化与政治治理,这是一个至今尚未定论的课题。尤其当下台湾与香港问题,中美贸易战等,几乎所有问题的究竟之处,还是在于中西哲学文化与传统关于以何为中心的话题。


中西比较发现,从家天下的集约到以人民为中心的集约,中国始终保持一种整全化叙事的风格与天下主义的整体观利益观。所谓权力集中制、财产所有归集体或国有所有、集体至上、集体意识的艺术等,无不以消弭个体的人民为中心。而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与欧洲启蒙运动开启的欧美近现代文化与文明,其从以神为中心蜕化到了以人为中心,始终保持一种个体的叙事风格与个人主义的方法论利益观。所谓人权、选票权、私有产权、理性人、个性艺术风格等,无不是以个人为中心。从而, 纵观当今中美冲突、台湾香港问题冲突,一句话诠释就是,人类的治理究竟该以“以人民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

微信图片_20200509220720.png

要解决这个问题,依托现代西方的固有形式逻辑思维与学术范式,是永远水火不容,无法解决的难题。因为,以“人民为中心”,与“以人为中心”,在形式逻辑上是一对矛盾。无法解决也就是冲突持续,甚至导向人类的终极灾难。而在中国文化来说,这是一对阴阳结构的辩证关系,运用辩证逻辑方式可以使之完整的互补,实现圆满成熟的结构。无疑,这将是中国文化造福自身与世界的核心之处。它的运用不仅是政治经济文化上的,也是数学逻辑学为基础的科研技术上。因为国际上也一直在探索接纳矛盾关系的高级形式逻辑系统。


我的研究结果表明,在一个“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家,肯定要逐渐发展出“以人为中心”的现代治理系统,因为每个个体才组成了集体的“人民”。人民若不能代表每个个体的意志,人民的概念可能被坏人盗用和强奸的。然而,如果以“人”为中心,则会出现一盘散沙与资本力量通过金融、商会、协会、行会、教育、传媒等各种组织方式来影响社会,并控制个体间接实现控制权力的畸形状态,当前西方遭遇的治理生态就是如此。因此,社会作为一个人的集体,需要一个以“人民”为中心的制度设计,来避免“以人为中心”的秩序走向畸形。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明白了这个道理就非常好提出对策了。我对这个问题,曾提出一个论断:不懂得维护人为中心的制度设计,就不是完整成熟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制度设计。不懂得维护人民为中心的制度设计,就不是完整成熟的以人为中心的秩序设计。


很多被形式逻辑洗脑的人看不懂,因为这是一对矛盾的结构。但,大自然宇宙之理,阴阳矛盾的结构是一种普遍存在。没有矛盾的形式逻辑推理是建立在假设基础上,忽略了完整的真相,是局部真相与局部真理,被范畴论域所限制。一旦突破,它并不是普世有效的真相,更不是完整的真理。所以,每个物理理论的发现,只局限在某个层面有效。


 2020年在即,回顾过去一年,中美贸易战与香港台湾问题成为了舆论的漩涡中心。


最近,外交部就美方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发表声明说,此举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又说:“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破坏“一国两制”伟大实践,破坏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最后强调“美方的图谋注定失败。”其实,是中国最高决策层的智囊团并未从文化上看到这个问题的关键之处,所以,也就不能开出对症下药的方案。既不能赢得香港的最广大民心,也难以面对未来的国内发展趋势。信息的全球化便利化,依靠官媒掩耳盗铃的时代早已过去。新的治理方式必须尊重以人为中心的价值依归。民,不再是“不可使知之,只可使由之”,而是必须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先使民知之,然后再使由之。


此外,以人为中心的秩序设计,并不是要完全的放弃以人民为中心。相反,必须巩固以人民为中心。究竟谁代表了全体人民?选票只是一种方式,历史担当与选择也是一种方式。所谓历史担当,那就是在历史的前进过程中,那些不惜个人名利为人民谋取利益,为民族昌盛做出卓越历史贡献与担当的人。当你不惜牺牲个人利益为人民、民族,人民也会记得你。当你不惜牺牲人民、国家、民族利益,满足你个人利益,历史也会不放过你。但有些人偷着学前苏联的倒逼转型的范式,睁眼看着苏联解体后人民财富被洗劫一空,经济倒退三十年,仅仅成就了十大家族,竟然大多数没有被人民与历史清算,也就争相效仿。所以,习近平主席带头看《前苏联亡党亡国二十周年纪》,感慨“果无一男儿乎”。尽管最高领导人似乎保持着清醒与豪情。


但具体的问题与危机不是豪情能解决的。中方说:美方干涉中国内政的图谋,注定失败。这当然只是一种情绪的表达,跟真正解决问题十万八千里。 中方发言人说:美国在香港拥有庞大经济利益,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发言人还表示,香港特区政府希望美国政府采取务实态度,以香港和美国的互惠关系和美国在香港的利益为依归,维持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和原则立场,继续尊重香港作为一个单独关税地区的地位。


显然,中方仅仅将美方放到利益层面拷量。须知,美方的目的是通过香港问题,搅乱中国政治的稳定,唤醒中国民众对人权,包括民权与私有产权的渴望,制造一场分裂解体中国的政治图谋,趁势收割财富,并入日韩一样成为中国的宗祖国。这是一个征服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战略,从而实现统治世界的野心。

微信图片_20200509220725.png

只要中国经济不断的下沉,而消费指数不断上扬;中小企业融资困难不断破产,失业剧增;资源归拢不向广大国民,却向西方财团开放领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继续股灾不断,收割中产阶级的韭菜;整个社会经济消费与投资疲软,而产出也早已由相对过剩滑向渐渐不足引发物质匮乏与物价飞涨,在外资可以控股中国银行与金融的情况下,金融危机爆发制造经济停电是必然的。其后,接二连三的必然是财政危机,财政危机意味着军队开不动,行政运转停滞,吏治涣散、民心剥离,重演苏联末期的结局,导致新疆西藏内蒙台湾香港等接连出现分裂独立运动。接着的必然是社会动荡,四周之国也会蠢蠢欲动。而此时一帮扮演救国救民于水火穿着马甲的盗国贼们,也会粉墨登场。他们会宣称用国际财团资金,当然里面有他们自己的股份,来重组人民银行。这一点,与戈尔巴乔夫向西方乞求援助分文未得不一样,一定会有早已被盗国贼入股的国际财团会趁机抢占倒逼转型期的中国金融控制权、印钞权。并且,他们在部队早已安插的势力,也会随时效命。很多有识之士其实早已窥见某些人的阴谋,但不敢做声。


正因为利益的捆绑,所以,即使明白可以获得解决的问题,也是视而不见。当少数精英觉醒时,也要刻意制造文化的沟渠,并将之上升为无解的对峙状态。目的,无非就是等待财政危机那一刻可以浑水摸鱼,趁机推墙。

如果不能解决文化木马与效忠资本的隐秘纵队,这个国家要想依托现在的智力水平与精神轨迹想获得长治久安那无异于白日做梦。


2020年的中国改革,一定继续以加速混改突破为主。 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以及煤电资源区域整合将成为工作重点,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将引领地方国改新突破。而这些改制,无疑在已经严峻两极分化的资源分配上继续恶化,向资源与财富更加集中的家族资本帝国时代进发。有一个说法,据说实施混改的中央企业子企业中,混改后实现利润增长的企业超过70%。但这些利润从哪里来的?供给侧改革断绝了中小企业的融资管道之后,金融输血都给了混改企业,这些企业巨头拿到充足的资金后,又将一部分委托给金融中介,以抵押高贷方式在不断收割优质资源与获取高额利润。当中小企业让出了早已占领半壁江山的市场空间时,利润自然输送给了混改企业。


你发现过什么时候,混改企业面向广大社会普罗百姓融资的?铁路改制面向过广大人民募集资金入股了?半点机会都没有。


话语权与改制权控制的背后,不仅是背叛人民的性质,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勾结外资也是一部分,但将盗取的国财换个外资马甲入股才是真正目的。所以,如果这个真相得以成立,习近平主席说: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将是空话。在历史关键时刻,这些混改企业被复杂的股权结构绑架,根本不会考虑社会公共利益与长久福祉,而沦为少数家族乃至外资的私生子。
  
因为价值被掏空,不改革,国企也沦为家族的私人取款机,等于是等死;但混改,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国资开始从一般竞争性行业中乃至公共空间撤退,甚至放弃绝对控股,长远而言也是找死。地方政府为摆脱财政压力积极推动国企混改引入其他所有制资本。


在短期内,似乎可以提升企业经营效率,拓展产业资源,但从整个国民经济大系统而言,这是饮鸩止渴无异于慢性自杀。


在当今被迫允许外资控股中国银行与金融机构的条件下,国企的资产的资本化彻底资本化,只会导致国家财富变个手法就皇而堂之进入内外勾结的金融家的口袋。与前苏联最终命运一样,中国几十年改开积蓄的财富最终将被少数家族与外部势力掌控。不听话是死路一条,听话就是倒逼成功,走向全面转型。(责编:大钟)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