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范长江:孙中山在南洋

时间:2020-01-08 14:53:00    作者:亚洲人物导刊    浏览量:37280

范长江:孙中山在南洋

  1907年春,清廷驻越南公使馆,向法国殖民当局施加压力,将流亡越南的孙中山驱逐出境。孙中山偕胡汉民,汪兆铭离开越南,前往新加坡。此地华侨非常敬重孙,为他在乌节路一百十一号,提供一栋宽畅的楼房。孙中山遂于狮城设立“中国同盟会新加坡分会”,由侨领陈楚楠、张永福分别担任正、副会长,且发展了一批新同志。


其时,保皇党在新加坡、槟城一带势力很大,以康有为为首的“保皇会”通过其机关报《天南新报》以及收购来的《南阳总汇报》,大力宣扬保皇思想,妖言惑众。孙中山与其针锋相对,遂决定创办一份同盟会机关报《中兴日报》,他亲笔写了一封书信寄往香港,召唤时在香港《中国日报》任编辑的田桐,前来狮城主持《中兴日报》笔政。


微信图片_20200108145221.png


田桐抵达新加坡之后,入住孙中山公寓;与胡汉民、汪兆铭一道开始报社筹备工作。与此同时,田桐结拜三哥居正,刚从日本东京法政学校毕业,原本计划归国之后参加河口起义,可是,途经香港时得到河口起义失败的消息。正在进退失据之际,却在香港巧遇孙中山长兄孙眉。经指点,居正也来到了新加坡。于是,精英们欢聚一堂开会讨论,通过了“以堂堂之鼓,正正之阵宣传革命思想;不涉谩骂、人身攻击”的办报方针。在当地华侨资助下,《中兴日报》终于付梓。


孙中山起了个“南阳小学生”笔名,田桐笔名“恨海”;居正笔名“药石”;胡汉民笔名“汉民”;汪兆铭则以“精卫”为笔名。《中兴日报》开始与《天南星报》、《南洋总汇报》展开笔战,并宣传革命思想;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际。得到当地华侨大力支持。为挽颓势,保皇会请来保皇党三号人物徐勤,前来新加坡主持报务,试图转败为胜。徐勤在《南洋总汇报》发表文章,攻击孙中山是“海盗头子”,孙中山不甘受辱,一纸状书将《南洋总汇报》告上法庭。


田桐闻悉此事,急从《中兴日报》社赶回公寓,当面向孙中山晓以利害:先生乃堂堂中国同盟会总理,正正革命领袖,岂可图一时之快,将自身置于一场官司中。无论败诉、胜诉,保皇党不但可以利用这桩官司大做文章,而且还可以利用漫长的法律程序来折磨先生精神,此乃徐勤之计谋。

胡汉明、汪兆铭、居正也同意田桐的看法,孙中山惊醒过来,遂派田桐、居正去法庭撤诉。徐勤见孙中山未种其计,只得无功而返。  孙中山在新加坡居住期间,还经历过一起有惊无险的事件:


田桐在新加坡主持《中兴日报》笔政期间,经当地侨领陈楚楠介绍,结识文人杨圻。某日,杨圻请田桐去自家府邸餐叙,到了杨府,田桐吃惊地发现杨圻竟是孙中山邻居!更令田桐吃惊的是:杨圻的真实身份居然是清廷驻新加坡副领事。


好在杨圻为人正直,且同情革命党人。田桐向孙中山如实汇报,孙嘱田桐仔细观察杨的言行举止,时机成熟时策反其人加入中国同盟会,田桐领命。


一周之后,田请杨吃酒时,杨居然向田透露一桩机密之事:其时,清廷鹰犬已侦获孙中山在新加坡住址,并由两广总督张人骏收买的,一名艺高胆大的杀手,不日入住杨府,伺机刺杀孙中山。


未及餐毕,田桐辞别杨圻,回到孙中山公寓,将此暗杀计划向孙中山盘托出,并建议孙中山转移他处躲藏。胡汉民、汪兆铭、居正也力劝孙中山暂避。孙中山摇了摇头:“同志们的好意我领了。


可我是中国同盟会总理,是堂堂正正的革命领袖;岂可为了一个区区清廷杀手而逃跑?而惹天下人耻笑?我倒想看看这个刺客何许人也,我坚决不走!”众人都知晓“孙大炮”的炮筒子脾气,摇头之余加强警卫而已。两天之后,清廷杀手入住杨府。身为清廷命官的杨圻当夜就向杀手明讲,自己已把清廷暗杀计划透露给了孙中山。杀手听取之后沉默不语,反令杨圻纳闷不解。


一连三天,杀手除了吃喝就是舞枪弄棒,直至第四日早餐之后,杀手手中拎一只沉甸甸包袱,推开书房门将其掷于杨圻脚边,杨圻大惊失色,手指包袱说不出话来。杀手说道:“此乃朝廷收买我刺杀孙中山的预付赏金,我悉数归还!”杨圻打开包袱一看,里面全是明晃晃的真金白银。


杨圻试探道:“你想金盆洗手,不干了?”杀手快人快语:“我这几天反复思考,清廷派我来新加坡刺杀孙中山,而你作为朝廷命官却站在革命党一边,足以证明你杨副领事也是条不怕死的好汉。”

杨圻再问:“你真决定不干了?”杀手点点头:“不过我有个要求。”

杨圻让杀手坐下:“请讲。”杀手向杨圻提出要见孙中山一面的请求,并表示见过孙中山之后就离开狮城,决不与革命党为敌。杨圻马上将杀手请求面告田桐且质疑:

“难道其中有诈?他想利用靠近孙总理的机会行刺?”

田桐摆摆手:

“不会。如果他真想行刺,必然先要向清廷当局告发你,除掉你之后再动手杀孙总理。”

杨圻点头认可田桐看法。田桐遂将杀手请求面告孙中山,孙中山听过之后哈哈大笑:

“看来我们有缘,快去传话,说我孙文请他吃茶。”

翌日早晨。孙中山、田桐、胡汉民、汪兆铭、居正在牛车水一家餐馆吃肉骨茶,杨圻则引清廷杀手前来面见孙中山。杀手目睹孙中山不怒自威,堂堂正正领袖风范赞叹道:

“先生仪表堂堂,一身正气,必能领导革命事业成功!清廷灭亡之日不远矣!我心愿已遂,无怨无悔。”

孙中山起身欲邀杀手共进早餐,杀手却单腿下跪,双手抱拳:

“先生保重,我去也。”

话毕,飞奔出门绝尘而去。

这件事情,在中国大陆鲜为人知;然而,在南洋一带早已被传为美谈。

2019年,中马建交45周年之际,我等一行6人,应马来西亚柔佛州书艺协会,杨金荣会长邀请前往马国;自111日始假座新山书法馆,举办“海派名家马来西亚书画展”,复于柔南华文报从业员俱乐部做学术演讲和示教。之后,又前往槟城市“槟城水墨画协会”作艺术交流。活动结束之后,参观张弼士故居、孙中山故居、孙中山纪念馆等景点。始知,孙中山早于1905年就首访槟城,并在中路65号小兰亭俱乐部演讲,还发展华侨吴世荣、黄金庆、陈新政、邱明昶、熊玉珊等人,成为中国同盟会在此地骨干。1906年,孙中山又偕黄兴、胡汉民、汪兆铭等再度来访槟城。

为号召槟城华人、华侨支持革命,推翻满清王朝。孙中山于19101220日,在槟城创办《光华日报》,社址设在打铜仔街,后搬到台牛后。初创时期的《光华日报》每日出版两大张,采用4号字长行编排格式。《光华日报》一纸风行,在马来西亚各地均有发行,并发行到泰国、新加坡、香港等地,日均发行量超过10万份。

就在《光华日报》创刊不到一年之后的19111010日,革命党人在武昌发动起义!武昌首义之后,各省均积极响应宣布独立,满清王朝至此已名存实亡。同年1225日,在海外流亡和坚持革命斗争长达16年之久的孙中山终于归国回到上海。时在上海的田桐和时功玖,手持黄兴手谕,身携青天白日旗于吴淞口登上“江利号”邮轮,将革命旗帜高高升起,与孙中山握手相拥。上午945分,江利号驶抵海关码头。孙中山在田桐、时功玖侍卫下朝等候在码头的黄兴、汪兆铭、居正、陈其美、于右任、宋教仁等革命同志以及上海社会各界代表挥手致意。

适值孙中山诞辰153周年之际,写下此文以示纪念。(责编:闻益)

 


【责任编辑:亚洲人物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