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泼彩其情怀,焦墨其精神

时间:2019-10-28 22:11:58    作者:和通社《亚洲艺术导刊》    浏览量:60106

泼彩其情怀,焦墨其精神


——访中国焦墨画泼彩画研究会会长蔡印龙

                                                      

本社主笔 吕陈君/文                   

 

近日,和通社《亚洲艺术导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焦墨画研究会会长、中国泼彩画研究会会长蔡印龙先生。蔡印龙早年师从湖南著名山水画家丁剑虹,后又师从张仃,专攻焦墨和泼彩绘画。著有《蔡印龙画集》、《泼彩山水画技法》、《中国焦墨画技法》等。2014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全球公益联盟文学(艺术)骑士金质勋章,是继赵无极、范曾之后获此荣誉的第三位华人画家。在访谈过程中,蔡印龙畅谈了其艺术人生与艺术思想。

152793470_4_20190125123635537.jpg 

绚烂浪漫的艺术人生

 

蔡印龙是湖南湘潭人。他说起自己第一次见张仃时,张先生就问他是哪里人,他回答后,张先生“哦”了一声说:“那你是毛主席和齐白石的老乡。”他一下子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说:大师之所以为大师,就是他能够直指灵魂,三言两语就能给你讲透事情的本质。

在拜师张仃前,蔡印龙说自己绘画“从无问题”,但张先生的指点教诲让他的艺术思想发生了彻底转变,让他认识到了中国画最本质的东西,“别开生面”。他说:“每次我去请教张先生,他说话都很简短,往往一针见血。他只讲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到他这个层次,再讲技术就没意义了。这就要靠自己去悟了,一旦领悟到了,绘画的境界就一下子提升上去了。中国画最终讲的就是境界。”

熟悉蔡印龙的朋友都知道,他是豪放于外、毓秀于内的人,对艺术之外的事,似乎木讷寡言,格格不入,对艺术之内的事,却经常煮酒酣谈,通宵达旦。他说:在初学画时,他觉得绘画没任何问题,无论哪个画派,岭南派也好,长安派也好,都是非常好的。但有一次,他请教张仃对一位画太行山的著名画家之评价时,张先生只讲了一句:“这只是一个光影的问题,还是太局限了。”这一句话就点醒了他,使他顿悟到了不同画派也有好坏之分,对一个画家来说,怎样去搞艺术创作其实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这是需要自己去闯出一条道路来的。

真正的艺术家,内心一定是绚烂浪漫的,否则他就创造不出来艺术美。在沉稳内敛的外表之下,蔡印龙亦有一颗浪漫之心。学画以来,他游遍了全国的名山大川,也访遍了各地的名师大家,俨然一位古代游学者,“搜尽奇峰打腹稿”,“敢言天地是吾师”。他的画风也逐渐成熟,其山水画长卷似狂草,气韵生动飞扬,气象混沌雄浑,大黑大白,大开大合,视觉上给人以强烈的冲击感,美学上则又给人以畅快淋漓的自由感。

有评论家这样认为:蔡印龙“一反传统文人山水画淡雅柔逸的审美趣味”,其绘画风格“粗豪郁勃,惊心动魄”,具有极强的“书写性、金石味和雕塑感”,“既筑基于中国画的文化种姓和艺术本质,又是对传统中国画程式法则的革命性的解构和重构。”他的山水画属于现代中国画的艺术探索,并走出了一条自己“别开生面”的艺术道路。

 152793470_2_20190125123627146.jpg

追求极致的现代中国画

蔡印龙谈到了著名的“张吴之争”,即1992年张仃和吴冠中两位艺术大师对“笔墨等于零”的争论,这是关于中国传统绘画的一场世纪之争,影响深远。他告诉记者,张仃对吴冠中私底下的评论是:“他还是走在路上的人。”

他进一步解释说:张先生的意思是,吴冠中还是一位艺术探索者。近代以来,在西方油画和现代艺术的冲击下,中国传统绘画面临到很大的“危机”,其实张吴老一辈艺术家们都在探索现代中国画的道路,都是“走在路上的人”。不过,张吴两人的艺术主张并不相同,打个比喻来说,张仃主张的是“中医现代化”,吴冠中主张的是“中西医结合”,两人分歧和争论的焦点主要在这。相对而言,张仃更加注重中国传统绘画艺术自身的传承与开新,吴冠中更加注重吸收西方技术、观念来改造、提升中国传统绘画,两人走的道路不相同,但目标却是一致的。

蔡印龙初学画时,就非常喜欢泼彩画,自己把张大千的泼彩画临摹个遍,这符合他追求浪漫的天性。但拜师张仃后,他又痴迷上了焦墨画,这是最简单、最纯粹、最澄净的中国画。

他说:泼彩和焦墨正好一动一静,一张一弛,一阴一阳,这是中国画的两个极端,我需要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平衡,就是中国人讲的“中庸之道”。没有激情搞不了艺术,最好的艺术都是在极端的思想或情感冲突下,再回归到画面上的宁静澄明境界。

152793470_18_2019012512364684.jpg

至于究竟什么是现代中国画,蔡印龙对当下流行的“实验水墨”、“新文人画”等观念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有一次张仃先生提到过:中国焦墨画还没有达到极致。当时他就感到很好奇:既然还没达到极致,为什么张先生自己后来没有继续走下去呢?他从此悟到一条艺术探索的道路:把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继续推到极致,就是现代中国画。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这是一条超越大师之道路,还必须抵挡得住各种潮流艺术观念的诱惑。一路走来,他是孤独的、艰辛的,但理解他、喜欢他绘画作品的人也越来越多。

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纪念张仃诞辰100周年——蔡印龙焦墨山水展》开幕式上,张仃先生的夫人、90岁高龄的灰娃老师这样评价道:“我老了,很多展览我参加不了了,走不动了,但印龙的这个展览我要来,一是他以个人的名义纪念张仃先生百年诞辰;二是他研究焦墨画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蔡印龙说,这是对他多年艺术探索的最大肯定。

真正的艺术精神在于追求极致。

大道至简,艺无止境。(责编:小芳)

 

 

 

 


【责任编辑:和通社《亚洲艺术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