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地下水源之争的跨市州矛盾:岂容黑恶势力染指横行

时间:2019-10-08 16:51:59    作者: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浏览量:160671

地下水源之争的跨市州矛盾:岂容黑恶势力染指横行

(图为中年妇女——涟源市就业扶贫车间负责人陈吉伟被打伤在地,左二半裸者为凶手熊某武,左三为凶器提供者阙某堂)

   记者 / 玺镛


  2019年9月16日,湖南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发生了一起黑恶势力暴打无辜村民的“灾难”。
这天下午三点钟左右,正在该组桐子湾地段修建饮水井泵房的桐一组村民,竟被十余名手持钢管、铁棍的社会青年殴打,当场致重伤五人,轻伤一人,且大部分是妇女。其中:中年妇女陈吉伟是涟源市就业扶贫车间负责人,被打至昏迷不醒,后脑勺肿大,命悬一线;老年妇女龚孙梅,眼眶被打得乌紫发黑;中年妇女杨又东,脑袋被打伤,手臂被打肿。看到妇女被打,中秋回家过节的桐一组在外务工村民上前保护,也被打伤:阙发伟脑袋被开裂,血流不止;阙准生后脑勺被打开一个血洞,手臂、肩膀被打肿;阙发生被打中太阳穴周边,当即倒地,眼眶乌紫。
 



村民知道,这些施暴者是由湖南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村民刘某顺,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村民熊某武、阙某堂等人为首组织的。村民们义愤填膺,包括组织者刘某顺,有犯罪前科的刘某,放高利贷为生的吴某、阙某,吸过毒坐过牢的杨某等,都跟事发地的饮水无关。他们的血腥暴力行为,无疑就是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明证。
让村民们匪夷所思的是: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派出所的干警竟然在事发后五分钟就赶到了现场,而平时从该派出所开车到事发地需要40分钟左右;连安化县清塘镇医院的救护车,也在几分钟后赶到了现场。个中是否存在猫腻,不得而知。救护车上医护人员的无动于衷,更令村民寒心,他们竟对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被打伤的村民置之不理,已完全丧失了救死扶伤的医德。同是共产党的天,同是法治社会,正义何在?公平何在?
事情真相如何?近日,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图为被打村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清塘镇派出所干警立马出现现场,也没施救,掉头就走)


益阳“煤海”开采地质遭损   娄底相邻村民无水可饮


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地处偏僻,平均海拔800米以上,交通极为不便,是出了名的省定贫困村,与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紧密相连,“同山共水”。安化县清塘铺镇素有“煤海”之称,久泽坪村则是该镇一个采掘历史悠久的煤源村,鼎盛时,大小煤矿多达300余家。因长期粗放型的采矿,“煤海”所在地的地质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导致相邻的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每到秋冬季节,全村境内竟无水可挑,只能等老天爷开恩落雨。2000余人的村庄到了有井没水、有房不敢住的地步。桐一组更甚,饮用水成了村民们首当其冲的大难题。


村民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十年代,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桐一组村民阙幼堂在本组土地上开挖了一口饮水井。彼时,相邻的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离此井方圆五百米内还无人居住。上世纪九十年代,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有四户杨姓人家搬至水井附近。老一辈民风纯朴,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桐一组村民接纳了他们,共同享用这口井水。


斗转星移,来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桐一组水井附近居住的村民越来越多。人口多了,只有扩建水井才能满足供水需求。考虑到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也有村民在此井挑水饮用,2007年下半年,由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桐一组村民组长牵头,经与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村民协商,按每人98元收取扩建费用。龚家坳有13户村民如数缴纳了,其他村民因不需挑此井的水饮用,没有参与。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虽然前些年安化县依法关停了煤矿开采,但因为地下水系被破坏,“煤海”山上的水资源愈来愈珍贵。一遇枯水期,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全靠伏口镇政府送水到每家每户,才能解决饮水问题。

益阳“恶霸”染指娄底“水源”,能奈我何

随着国家惠民政策的普及,经济愈来愈发展,村民收入也越来越高。“煤海”山上,有村民开始自建蓄水池用水泵抽水饮用,其他村民也一一效仿。可谁都没意识到,大家都去抽水会影响水源。矛盾,随之凸显。


 
(涟源市民政局驻伏口镇胡家坪村帮扶工作队找到取水点,泉水喷涌而出)


一村民告诉记者,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村民熊某武家,本来世代没喝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老井的水,当初扩建也没出费用。几年前,熊开了家茶馆和小卖部,还建了一个年出栏百余头猪的养猪场,需要大量用水。但他家附近的井水根本就不够,便仗着自己有钱,曾经又混过黑社会,有一班黑社会朋友,谁都不怕,霸蛮到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老井来抽水。从此以后,那老井就变成熊家的了,一有水就被熊抽了,连井底最深浊的泥巴水都被其抽去冲洗养猪场。原来靠这口老井生活的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和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13户村民,全天24小时无水饮用,却又敢怒不敢言,害怕被熊殴打或报复。
2017年,在外务工的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桐一组村民,长年担心家里老弱妇孺的饮水问题,得知熊某武屡屡乱用水资源,便全体回家,商议不再抽水,各自将水泵拆回。熊某武勉强答应,但扬言:一定要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刘某顺率领的打砸份子在钻井工具车上所刻“想要工具到清塘政府来拿”字样)


2018年,涟源市民政局驻伏口镇胡家坪村帮扶工作队为解决胡家坪村的吃水难题,翻山越岭寻找水源。先是在桐一组老井上方勘测到了水源,因考虑到枯水期可能供水不足,此处只能作为桐一组和芦毛组的蓄水池。2018年11月27日,工作队又在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芦毛组的石坝垅上钻井,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村领导闻讯赶来,协商共建共享。第二天上午,钻入地下约125米处,泉水喷涌而出。中午大家回家吃中饭庆祝时,一群社会青年跑来钻井地,填钻井、砸工具,拿走钻井工具车钥匙,并在车身刻上“想要工具到清塘政府来拿”字样,然后扬长而去。据当时躲在山上砍柴的芦毛组村民称,那些打砸钻井工具的社会青年是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村民刘某顺率领的,尽是混社会的二流子,他怕挨打,所以不敢出声。


 
(被刘某顺等人毁坏的深水井)


 此次打砸,造成胡家坪村经济损失十多万元。报警后,至今杳无音信。村民们觉得刘某顺等人嚣张跋扈胡作非为,身后绝对有保护伞。


2019年2月25日,涟源市水务局局长刘华斌率领该局的技术专家一行7人,与市民政局局长肖赞东、伏口镇镇长刘志毅等一同来到胡家坪村实地调研,指导部署胡家坪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工作。决定用340万元水利建设扶贫资金修建150立方的蓄水池,桐一组与芦毛组共用,给每家每户安装自来水管道,取水点设在桐一组村民阙怍希修建的水泥路旁边。


想不到,这辈子还能用上拧开龙头就哗哗流出的自来水。村民们知道后非常激动,说搭帮党和政府的扶贫政策,解决了他们数百年来靠肩挑手提饮用水的问题。


经过日夜奋战,深水井终于打好。马上要安装自来水管道了,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和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的村民协商:一是保障老井有足够水量供应出资扩建的13户人家饮水;二是邀他们一起参与安装自来水管道。熟料,龚家坳村民熊某武获悉后口出狂言:如果不给龚家坳所有村民安装好自来水,他会让大家都喝不成;而且,他熊家的自来水不能安装水表,不能交费。若不答应,结局就和芦毛石坝陇上的水井一样(遭毁坏)。协商,又只能等待了。


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井水,难道就白白浪费?胡家坪村很不甘心,打算先砌墙将水井保护,用于今后做泵房,其余再做商议。想不到的是,2019年9月13日凌晨,竟有身着警服者指使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村民,摧毁胡家坪村已建好的抽水房。据闻,此人为清塘铺镇派出所的警察。顿让村民们浮想联翩:是打手?还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9月13日是中秋节,在外务工的村民们都回了家,听说砌泵房准备通自?来水,都很开心,都愿意去帮工,早点把泵房砌好。当天,胡家坪村桐一组和芦毛组的男女老少齐上阵,一个上午就砌了两米多高的墙。不料午休时,益阳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龚家坳村民熊某武带着几个社会青年,一边把砌好的墙推个七零八落,一边打砸泵房。报警后,娄底涟源市伏口镇伏口镇派出所干警赶来现场,说过完中秋后上班再解决。


9月16日,便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地下水源之争的跨市州矛盾,法律离此有多远


至今,已事发十多天了。伤者在住院,凶手在逍遥法外。至于娄底涟源市伏口镇胡家坪村的饮水安全脱贫攻坚工作,不得不暂时中止。一熟悉内情的人士喟叹:种种迹象表明,熊某武、刘某顺等人的背后有一张庞大的“网”。希望有关部门深挖彻查、破“网”打“伞”,铲除熊某武、刘某顺等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湖南省公安厅一领导,他表示,全国各地都在打击脱贫攻坚领域违法犯罪行为,湖南也始终保持对黑恶违法犯罪“零容忍”的态度,“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我们进一步强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牵引作用,全力净化社会治安环境。”


据记者了解,8月5日至13日,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公安部党风警风政风监督员龚胜生,曾就“资源枯竭型村庄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专题到涟源市调研,实地考察了伏口镇胡家坪村等地,重点关注了伏口镇胡家坪村与安化县清塘铺镇久泽坪村茅栗组地下水源争执的跨市州矛盾。他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种跨市州破坏公共设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事态进展如何,记者将拭目以待。(转自玺镛视点)


【责任编辑: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