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文化启蒙从逻辑开始:形式逻辑悖论的线性循环

时间:2019-09-26 09:36:12    作者: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浏览量:35907

文化启蒙从逻辑开始:形式逻辑悖论的线性循环


 

文/   本社社长总编辑 刘浩锋

 

事实上,当我们来考察形式逻辑推理的过程时,非此即彼本身是一对构成圆圈轨迹的矛盾。选择其一个极端,这是一个线性运动轨迹同时也是非线性圆形的辩证运动轨迹,故此构成了悖论。

西方形式逻辑对于天道辩证逻辑的关系,可以这样来表述,恰如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却在无形之中绕地球一圈回到起点衔接。形式逻辑运动最后构成悖论就是这样的一个运动过程。也即是说,直线运动的同时也是圆形螺旋型的辩证运动,其物理证明即是光线本身作为波粒阴阳矛盾辩证体在宇宙中直线运动最后卷入黑洞弯曲呈现辩证运动。看似化解矛盾的直线运动,却将矛盾扩大到更大层面构成了悖论。如果说形式逻辑以直线运动形式作圆形的悖论运动,那么,传统的阴阳逻辑即是以圆形运动做直线运动,观彼此运动轨迹,最后都是呈现螺旋型运动,彼此组成一对互为辩证关联的双螺旋运动整体。故老子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当人们用形式逻辑推理以为消除了事物的阴阳矛盾的时候,事实上,形式逻辑推理本身同时也构成辩证逻辑推理,线性推理同时也是圆形辩证运动,只是人们将矛盾扩散到了更大的层面,螺旋型上升形成各种悖论,并最终在更大层面互为割裂,爆发危机,陷入恶性循环的窠巢。这种恶性循环将导致人类不断自相残杀,将人间制造成大地狱,最后不可避免的走向共同毁灭的黑暗深渊。当人们接受阴阳矛盾,处处遵循天道阴阳转轮辩证运行宇宙原理,实现各个层面的均衡运行,就一定在各个层面实现良性循环;现代科技计算机的运算就是遵循天道阴阳法则,用电子元件的阴阳“开、闭”和电信号的传递来体现。尽管如此,但这个系统停留在器物层面还远未完善,无法与人脑相比。

人类社会与六道众生乃及宇宙世界,若要求得各个时空个体的、集体的、星际宇宙的和谐与各种生命形式的不断成长乃至获得与宇宙大生命圆融合一的大圆满境地,唯有领悟遵循天道宇宙总规律,将之融入到思维心灵运动与生活生产事业中,成为一种扎扎实实的品质品格。这是世界末法时期,各种宇宙间生命形式的灵魂获得大觉悟成就大生命大灵魂的不二途径;也是实现人类和谐世界天下大同的光明道路;更是维护宇宙天盘均衡运行的基础与保证。

 

由于经典形式逻辑思维排斥矛盾,进行不断线性的推理运动,然而这种看似直线的运动并非完全符合真实运动着的事物,最后总是又绕了一圈,陷入恶性循环纷纷走向自身对立面构成悖论,随即将这种危机通过扩大领域升级到更高的层面;

 

当莱布尼茨认为传统经典逻辑与常量数学远离事物客观状态、没有抓住客观事物的本质必须改造和发展,为便于精确演算更加符合事物的客观状态,可以用数学方法研究逻辑系统。而欧氏几何、上古和中世纪的代数学都是一种常量数学,只能反映僵硬静止的片面事物或简单运动的事物,对于趋向于无穷运动的宇宙客观事实是无能为力的;换句话说,代数无法处理“无限”概念。用数学来描述无穷运动的微积分的发明才真正结束了经典形式逻辑的局限,通过变量数学来研究逻辑推理,以线性化的方法解决非线性问题,逻辑工具趋向于符合事物自身的矛盾构成的运动状态,这是数学中的大革命。

 

数学领域中既有数学规范中无法解决的认识矛盾,都通过扩大数学规范的内涵外延,形成新的数学规范中得到解决。数学发展中危及整个理论体系的逻辑基础的根本矛盾,暴露一定发展阶段上数学体系逻辑基础的局限性,促使人们克服这种局限性,从而促使数学的大发展。数学本身是由各种层次的大小矛盾构成的运动的整体。比如正与负、加法与减法、乘法与除法、微分与积分、有理数与无理数、实数与虚数、有穷与无穷,连续与离散、存在与构造、具体对象与抽象对象、概念与计算、逻辑与混沌直观等等。数学中有许多著名的悖论,如伽利略悖论、贝克莱悖论、罗素集合论悖论、康托尔最大基数悖论、布拉利—福尔蒂悖论最大序数悖论、理查德悖论、希帕索斯悖论等。数学中这种阴阳矛盾构成的运动轨迹是数学的根本规律。

 

但数学家们对这个客观呈现的“玄之又玄”(《道德经》语)的螺旋型运动事物,并没有揭示其乃“众妙之门”(同上),没有发现其巨大的足改变人类思维现有局限,提升人类思维境界,使人类思维心灵解放获得空前自由,促进科学跨越式大发展巨大科学价值。

 

在西方文化的思维格局中,由于根深蒂固的排斥矛盾传统,导致事物总是出现周期性的彼此割裂互为悖论的状态。这种状态对于形式逻辑思维立基的科学原则来说是无法兼容接受的。而化解这种割裂的办法是不断将这些矛盾引导入更大范围中,通过秩序的延伸扩容暂时消解,但不久新的割裂互为悖论事物又重复出现,并且更为巨大,如是这样在恶性循环中不断前进。

 

为何形式逻辑的直线推理却形成了非线性的弧型轨迹,最后反而构成一个圆型轨迹的悖论状态呢?

数学家与逻辑学家、哲学家们对于西方文化各个层面的周期性的互为割裂的悖论危机,以及映射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自身的周期性的互为逻辑割裂的危机束手无策,人类几千年来对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论争一直未有胜负,彼此都有存在的价值,但彼此为何不能统一起来呢?

 

事实上,当我们来考察形式逻辑推理的过程时,非此即彼本身是一对构成圆圈轨迹的矛盾。选择其一个极端,这是一个线性运动轨迹同时也是非线性圆形的辩证运动轨迹,故此构成了悖论。

也即是说任何一条线性运动的事物同时是非线性的。于是,如果坚持以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看待问题,那么,悖论是永远存在的。逻辑互为割裂的危机与祸害形成恶性循环畸形循环、多元对立、虚无主义的黑暗陷阱永远无法消除;而包含接受矛盾的逻辑,包括接受形式逻辑与阴阳逻辑的辩证关系,就能实现逻辑的统一,跳出互为隔裂恶性循环的陷阱,实现阴阳矛盾的均衡良性循环多元共和、树立全球价值,实现一体共荣。


形式逻辑的直线推理却形成了非线性的弧型轨迹,最后反而构成一个圆型轨迹的悖论状态其实可以通过通俗的运动模型描述来阐释。

西方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与东方接受矛盾的阴阳逻辑在形式上本身是一对辩证关系,我将之统称为天道辩证逻辑。

西方形式逻辑对于天道辩证逻辑的关系,可以这样来表述,恰如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却在无形之中绕地球一圈回到起点衔接。形式逻辑运动最后构成悖论就是这样的一个运动过程。也即是说,直线运动的同时也是圆形螺旋型的辩证运动,其物理证明即是光线本身作为波粒阴阳矛盾辩证体在宇宙中直线运动最后卷入黑洞弯曲呈现辩证运动。看似化解矛盾的直线运动,却将矛盾扩大到更大层面构成了悖论。如果说形式逻辑以直线运动形式作圆形的悖论运动,那么,传统的阴阳逻辑即是以圆形运动做直线运动,观彼此运动轨迹,最后都是呈现螺旋型运动。


故老子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又言“物壮则老,是为不道,不道早已。”!前者大起大落,成之也急,亡之也乎,故世界非中华的几大古文明都中途夭亡;后者四平八稳,成之也缓,亡之也长,故唯有中华文明能气脉长存五千年至今。循此理,老子而言小国寡民、无为、混沌兮如婴儿之未孩、柔弱、哀兵、慈、俭、不为天下先等贯一以致用也。老子言“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之于地球大生命来说,中华就是其玄牝,之于地球生命之树来说,中国就是其根!故古人言中国者,中国乃世界中央之国。


之于地球人类文明如此,之于宇宙世界亦如此。太极图天道原理昭示,从宇宙层面即为阴阳两大世界互为轮转依靠周行不殆。形式逻辑一度推动器物文明的发达而道德教化不足、逻辑上互为割裂,以制度为主支配世俗生活秩序,极大活跃了阳性物质世界的创造演化,因为他如一把螺旋型运动的利剑直抵宇宙物质的本源奥秘深处;阴阳逻辑一度推动心灵礼教文明的发达而形式研究不足、逻辑上互为圆融,以道德为主支配着世俗生活秩序,极大活跃了阴性非物质世界的创造演化;而事实上,无论东西方一切文化文明之创造,皆来自于人的心灵思维运动。由此,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本来即是天然的整体,互为依靠互为转化。而衔接此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的共同体是什么呢?

 

西方爱因斯坦运心发明的“质能转化守恒定律”实现了将物质转化为能量的循环,核能的发明能毁灭整个地球;东方佛陀、陆象山运心阐明的“心即是佛、心即是宇宙”的“心能转化守恒定律”实现了将能量转化为宇宙的循环,天道、佛理的阐明能拯救人类建设整个世界;此两者形式阴阳互补,互为天道轮转循环,本质一也。

 

也即世界之始,世界之末,是纯粹能量的光生命体。一切源于此,一切终回归于此。用数学标准就是0。0即是1也是万,0是最大也是最小;0即是上帝大灵,即是天道、逻各斯。而宇宙大小众生唯一能够直接沟通上帝的即是自己的心。故一切主流宗教其核心都是教导人们警惕发心动念,倡行大爱博爱大善大慈悲之宇宙胸襟,努力行善积德提升自己觉悟成长为大灵魂大生命获得宇宙大自由。

 

如果说形式逻辑运动在器物发明与阳性世界中功劳显赫,则传统阴阳逻辑运动在心灵建设与阴性世界中彪炳千古;阳性世界中隐藏着阴性世界,阴性世界中隐藏着阳性世界;宇宙之阴阳,阴是阴,阳是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即是阳,阳即是阴,无穷尽也。宇宙本源心物一体两面的辩证关系,心物圆融互为转化;

而天道辩证逻辑即是站立在东西方文化文明两巨人的肩膀上,包含宇宙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展现宇宙运行总规律。

另一方面,人们普遍忽视的就是,宇宙中一切都处于不断变异运动着的事实。任何精神活动与抽象的推理,任何信息的产生与传播,整个宇宙都处于能量的变异交换之中;但人们排斥矛盾,从矛盾事物中选择一端的同时,满以为是确定无疑的直线运动的过程,实际上因为客观事物自身的运动状态,已经发生了必然的偏离;而这种在某个层面看来细微的偏离,其重要价值一直未被逻辑学数学家们所重视。人们的推理设定的规范中,是建立在一种假设基础上,并未完全合乎事物客观运动着的真实基础上,于是,这种假设本身即是构成了一种对自身的局限,同时,逻辑数学的推理一开始,就陷入了对这种偏离的不断扩大积累运动中,偏离的轨迹在运动中逐渐成长为真正主导力量,使推理绕了一个圆圈,也陷入自身的对立面互为割裂无法实现逻辑上的统一。

 

恰如地球真实的状态是无时无刻不处于自身的地球板块运动之中。当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如果回到原来的起点之时,实质上地理上已经发生了微小的变异,也就是如果考察运动轨迹会发现,不仅直线同时也是弧线,并最终构成圆形,圆形也非圆形,并且因为地球板块非均衡的运动,和原来预计的理论值产生偏差;就是这个偏差,人们往往是完全忽略的。但放在时间长河来考量,从地球生命的周期演进来看,正是这个偏差才导致地球整体的原始板块分散成为世界如今几大洲的地理格局,才导致共同祖宗的人类却演化出如今不同肤色不同语言文化的民族国家,而从地球物理和生物学或人类学、基因学来审视,人类原本就是一家人,拥有共同的祖宗;从更大的生命体来审视,人类即是一个整体,拥有与其他宇宙众生共同的对上帝对大道的热爱与敬畏!

 

其实这个过程,中华文化早就有非常清晰抽象的称述。所谓阴即是阳,阳既是阴,阴中含阳,阳中含阴,就是指出了形式逻辑推理过程中毅然隐藏着和形式逻辑线性推理自身构成矛盾的非线性规则,推理过程总是遵循盈消虚长的规律,最后隐藏的对立面总是会逐渐成长,而显像的自身最后总是走向衰竭消亡,最后构成整个推理的悖论。数理逻辑所谓要求实现推理的精确性,这是从可以接受或满足需求的层面来审视得出的近似值而已,从截然相反的层面来审视同一个近似值却是相差悬殊。对于人们的视眼来说,事物相差一个毫米不算什么,但用显微镜从细胞乃至分子来看就相差巨大了。

 

这个迹象可以从生物学上的进化获得证明,达尔文指出:“决不可以用几个品种已经固定的现在价值标准,去判断以前同一物种诸个体的轻微差异所表现的价值。”因为这些个体轻微的差异往往将会在与旧价值的互为消盈的运动中创造形成新的价值标准,最后发展、提升、取代原有的价值标准。

总之,形式逻辑推理中存在的这个普遍的推理现象,不断呈现螺旋型辩证运动,陷入恶性循环的原理,我们不妨称之为“线性循环原理”。(责编:晓彤)

    

 


【责任编辑: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