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龚心瀚在陈荫夫写兰画展的发言

时间:2019-08-12 12:00:17    作者:和通社《亚洲艺术导刊》    浏览量:24681

龚心瀚在陈荫夫写兰画展的发言


和通社报导记者徐强


心瀚,1941年生于上海市。中共理论家,意识形态和新闻宣传出版领域的重要领导。前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委主任。现担任八达岭新长城组委会总指导。

 

各位领导,各位艺术家,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很高兴来到国家博物馆的艺术殿堂,出席陈荫夫先生的写兰画展,欣赏他的大作,同各朋友相聚,结识新朋友。我首先对本次展览的成功举行表示热烈的祝贺!

 

我很久没有看过作品表现主题如此单纯的画展,从头到尾一“兰”独放。举办这样的画展困难可想而知。通常的花鸟画展,容易表现百花齐放,百鸟相鸣,丰富多彩,美不胜收。举办这样的兰花画展,相当不讨巧,满目都是兰花画卷,能不单调?而陈荫夫布置在展厅里的近百幅写兰作品,包括水墨兰,朱砂兰和彩色兰,尽管从头到尾也是一“兰”独放,却独具匠心,千姿百态,神韵别致,同样丰富多彩,美不胜收!简直是兰花画圃中的百花展。

 

在悠长的中国美术史上,画兰各家齐放,而画兰在技法表现上又是太单纯,就那么几根细细的叶子,几朵小花,画家发挥的余地十分有限。当今想在兰花画卷上画出个什么新意或打开个新局面确实不易,陈荫夫却在写兰上大有突破而引人注目。

 

陈荫夫以他深厚的人文底蕴,丰富的人生阅历,扎实的书法和绘画功底,加上对艺术创作的永不满足的追求,攀登写兰艺术生涯的高峰。

 

陈荫夫少年学音乐,写诗歌,练书法,以后又博览古今群书,四十岁足迹几乎遍及祖国名山大川,寻胜探幽,开阔眼界,陶冶心灵。真可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陈荫夫创作大量的诗歌,八十年代末就读于鲁迅文学院。新体诗作和旧体诗作接连不断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和《中华诗词类编》等几十种刊物,并结集出版。

 

陈荫夫一度专攻书法,拜访书法大家,虚心求教,刻苦习练,又凭着天赋和灵性,书法大有进展,并且获得书法专家的认可,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进入中国书法家行列。

 

陈荫夫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又专攻写兰,写兰写了三十年。在兰秀闽东,家乡的太姥山遍野盛开兰花,也许是影响他热衷于写兰的重要因素。

 

他独辟蹊径,以狂草笔法写兰独步天下,自成面目,显露现代写意兰的新风格。他强调自己是写兰,并非画兰。作为富有浪漫主义情怀的画家,书法家和诗人,他把狂草的豪气和诗人的激情融汇到狂草写兰之中,被世人称之为“陈荫夫风格”或曰“陈氏兰”。

 

陈荫夫写兰作品才气纵横而又师法有道,真情写意又     他从我国美术史上出名的写兰高手——宋代的郑思肖,元代的赵孟,明代的文征明,清代的郑板桥、石涛,近代的吴昌硕、吴弗之、 卢坤峰等八大家汲取营养,领会消化,推陈出新。他写兰讲究线条    画诗书三位一体,呈现多才多艺的风采。他把狂草中……运用到写兰中,笔锋提升…… 飞向空灵,写意抽象,气韵生动。

 

陈荫夫所处的当代是改革开放,奋勇进取的时代。他笔下的兰花,有些很狂草,恣意纵横,以英雄气概取胜,催人奋进。虽然他的狂草笔法入画,并不一味狂草。有些兰花画卷很幽雅,“狂”中有幽雅,“草”里带柔情,令人沉思遐想。有些兰花作品,初看之下刚劲有力,刺破青天,细细品味又似玉树临风,楚楚动人。

 

陈荫夫孜孜不倦钻研和创作兰花画卷,五十年如一日,奉献大众,归根结底是为了弘扬“君子兰”精神,传递崇高的为人处世的信息。兰花作为君子品格的象征,自古至今为国人所喜爱。兰花在石中艰难困境中择地而生,自强不息,寓意“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做人原则,体现中华民族真善美的品德。

 

我们有理由相信,刚刚进入花甲之年的陈荫夫先生,在生命的黄金时期,将会在艺术成就上不断进去和开拓,为时代为大众奉献……优雅兰花画卷,“装点兰花画圃,明天更加好看。”我们期待着。

最后,再一次热烈祝贺陈荫夫写兰画展圆满成功!

祝在场各位身体健康,吉祥如意。


【责任编辑:和通社《亚洲艺术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