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爆炸新闻:中美贸易战凌晨破底线:外资可控股中国银行业

时间:2019-07-19 09:19:46    作者:亚洲经济导刊    浏览量:1039689

爆炸新闻:中美贸易战凌晨破底线:外资可控股中国银行业

惊闻昨日14日凌晨一点,央视发布政府新闻宣布,中方妥协开出的负面清单7月28正式启动生效。金融撕开了裂口,也将意味着改开积蓄起来的四十多年财富逐渐会被中国木马集团配合西方共济会财团一刀刀屠宰沦为美食。甚至,由此引发的骨牌效应,将导致国家解体、民族衰竭、人民浩劫。目前简单粗暴制造的地区紧张问题,其实是为危机爆发制造分裂埋下伏笔。当财政危机无以支付地方秩序,内在的导火索将导致很多地方分裂出去。而早已蓄势待发的盗国集团在海外的天文额度的资金就会在内外勾结合谋下控制人民银行。前苏联解体的恶果似乎无法避免。不懂经济的决策层领导人就是历史替罪羊。祝福我的国家与人民,及早觉醒,脱离苦海。去年旧文,诸君共勉——作者

  / 本社社长总编辑 和学创始人 刘浩锋

    

 

    中美贸易战持久之策:守住底线扩大内需巩固民生

          

弃良策如敝帚,行蠢政如珍宝。为何?去年旧文,诸君共勉——作者

 

 2018年,中美经贸战互征关税的赤膊上阵愈演愈烈,注定成为该年度全球新闻的焦点话题。

从某种意义上,中美之间的拼杀,是一个后市场经济国家和老牌市场经济国家、世界经济体的老二与老大的搏杀、学生和老师的博弈。

但,历史的真相,从来就是掩藏在表象之后。

如果大家内心倾向于寻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原则,那么,博弈的后面更需要惊心动魄的幕后交易。

自从1994年成立WTO世界经贸组织,同年,中国开始分税制改革;2001年中国签署wto协议。中国上层主流社会开始不断分化,一些能够控制金融与行业命脉的红二代官二代巨头们,随时准备着两条道路。不管哪条道路,都是确保自己利益的安全与最大化。

 

在改制分化的过程中,为了拉大差异化,扩大竞争,搞活经济,纷纷使尽了各种暗箱操作的手段,貌似合理合法的将公财由左手放入右手,由公企放入私企与外企。

他们一方面和西方财阀尤其是美国著名的几大资本主义头号家族保持着紧密的合作。比如高盛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等。一方面,积极参与利用西方制定的国际经贸游戏规则,借力用力打着太极拳,迅速发展中国经济,推出一带一路。他们知道,中美之间的合作与竞争,最后会上升到较量的日子迟早会到来。

 

如果较量成功了,他们继续权贵的生活,在世界扮演老大,在国内充当人民的恩人;但内心一直怀着惴惴不安,毕竟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这张皮还有威吓力。新权贵对旧老权贵的侵蚀不断具有恶性循环的因果规律。正如有人登黄鹤楼诗云:层层新浪打旧浪。

如果失败了,他们还是继续权贵的生活,只不过是将早已转移海外的万亿民脂民膏与西方财阀直接或间接入股人民银行,与美联储一样,家族财阀控股着国家金融。然后物色几个没有任何根基的良心人士给他们当民选领袖——政治代言人,来蒙蔽世人。

 

想来,后者才对他们胃口,具有真正的诱惑力。一旦得逞,确保自己利益最大化,家族永享国难财,可以万世无忧。但对于国家民族人民而言,意味着中国版图解体,经济倒退四十年,并沦为美国的附庸国。

2008,中国的金融还自主控制,中国购买的美国房债付出了巨大牺牲,但没有引发系统危机,国家信用在支撑。

2018,中国在次贷危机十年后,中美经贸战如期而来。 这一次,他们的贪婪早已不是金钱问题可以满足,而是以这作为突破口,谋取一次永久性解决与其争霸的强大中国。

 

创新难以规避当前周期性的经济停滞

 

因为西方经济学一直存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这个学术上的悖论没有解决,所以,在我眼里,西方经济学的微观经济学对于企业个体是局部有效的,过了企业个体论域,强调效益最大化对于社会而言就形成悖论。

2011年发文在《亚洲新闻周刊》上,修正了自经济学鼻祖斯密绵延至经济学家茅于轼作为代表的西方经济学观点:鼓励每个人追求效益的最大化,最后实现整个社会效益的最大化。我认为,他恰恰导致了周期分化的经济危机,出现社会整体利益最小化的悖论。我用“纳什均衡”从数学上给予了论证。(参见百度词条:率极均衡原理)

西方宏观经济对于国家而言也是局部有效的,因为,过了国家论域,强调均衡性,在国际层面就形成了悖论。西方微观经济学与西方宏观经济学,在逻辑上一直是个悖论。就是因为,微观经济学解决的是效益最大化,宏观经济学解决的是系统总的均衡。

 

用创新推动增长,解决世界经济停滞不前的动力问题。这是2017达沃斯论坛,习主席提出中国方案引领全球经济的第一招。

其实,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一直强调的就是创新。在资源配置中,一直追求的就是对稀缺资源的最大效益化。创新就是满足稀缺性资源的属性,创新才能走在前头,寻找独特性而带来的最大效益。这对于自由竞争的个体而言是永恒的路径。

 

但对于全球经济充当管理者治理者角色而言,是要解决因为创新而拉大不同国家贫富差距形成的市场分化与不平衡发展问题。市场分化,一些国家缺乏消费能力,一些国家因为发展方式与分配不均导致产能相对过剩;导致不平衡发展,就是木桶原理揭示的,决定全球财富的多少不是因为富国,而是因为穷国这个短板。为何不允许穷国小国拥有核武器,就是担心“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人与穷国革命。

但我认为,创新在长远而言,是无穷的。无论企业还是国家,都应该有这个人才与基金布局去不断推动。基于长远的安排,是一种布局与战略选择以及路径追求。

 

经济学界不明白,在短期而言,创新却是有限的。短期而言,面对的问题恰恰是由于长期创新拉大了企业与企业、地区与地区、国家与国家的差距,最后形成了周期分化的市场与全球不均衡发展,出现消费对市场的拉动不足、企业投资不足、金融效益倒退等等的恶性循环。

所以,学术上一定要从“美国鹦鹉”的模式里跳出来。如果世界出现了增长动力不足、经济停滞不前的问题,那恰恰是由于长期鼓励创新引起的分化恶果。透过层层迷雾,去掉枝枝节节,把宏观问题归于微观问题,这需要勇气和对经济运营规律的通透理解。

 

在我看来,企业追求创新,往往是出于资本效益最大化的考量。而资本主义就是强调效益最大化的经济模式,至于社会公平,他们将之交给了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当出现资本主义的弊端,经济停滞不前时候,其实,是需要世界经济的治理者们拿出更多的社会主义的方法,给穷人谋福利。那里是多大的市场啊。不用担心通货膨胀,而是要关心大多缺乏消费能力的市民阶层是否手里有钱去合理消费,和有序去建设。

 

将资本转移支付给广大低端人群,会解决库存与产能过剩问题,即便引发适度的通货膨胀,只会抬升经济在更高的水平上运营,并不会导致经济链条的断裂,相反是在更高经济水平上带动了经济持续发展实现共富,跨越分化形成的经济危机癌症。共富高潮之后,历史又将趋向惰性与停滞的平静,治理者又要实施政策,鼓励差异化的发展,并在精神上进行引导提升……至今学界绝大多数人看不懂看不到的。政策上贯彻这个学理,就会形成中国经验中国道路中国自信。


 

 平衡发展:守住底线、扩大内需、巩固民生

 

当前中美经贸战,袞衮朝堂诸公忙于将留学西方所学和老师一番搏斗。我觉得,恶斗循环终非善事。一旦逼急逼疯了,美国公布了那多高官裸官在西方的财富与隐私,那将是天下大乱。老子云,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习主席也说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的文章,可以有节制吸取其优点,但不要盲目全部照搬西方经验。改开快四十年了,中国没有陷入周期分化形成的经济危机,就是因为还有国企与国家中心意志在支配。如果彻底抛弃了国企,或者混合所有制变相抛弃了可以宏观调控的中心力量,那么,过度自由的代价,必然出现走西方老路的经济危机。

我觉得应对中美贸易战,要做到三点。

 

一是守住底线。就是绝不承诺放开外资对中资银行的控股限制。我想,中美贸易战,被要求放开外资控股中资银行肯定是题中之意。

而且,似乎对于西方在华的代理人而言,也是他们借机就范的理由。如果是借机,那就是演双簧,早就眉来眼去互相勾结商量好了的。

 

我告诫一点,只要放开,那么这些西方资本就会内外勾结,以做空中国的房市或金融作为突破口,引发经济危机。在广大人民经济破产、地方政府破产、国家金融纷纷破产后,社会大乱,政府身不由己,国家危亡旦夕。他们就会通过第五纵队的美国鹦鹉派,混乱民意,将矛头指向独裁与腐败,尤其是针对一些被造谣具有历史血债的老领导,发动民众、军队推翻政府,甚至不乏有叶利钦式的高官带头退党,在举目无助中,最高领导人会被要挟或作为历史的替罪羊,默许国贼汉奸势力联合改组控股人民银行,倒逼政治走所谓民主化道路。这时候,西藏、新疆、蒙古、台湾、香港、澳门、上海等都将被运作成独立的小国家。

 

同胞们,一定要守住这条底线!

谁鼓吹放开,谁要求放开,不论他们地位有多高,是否在党内就职,他就是共产党的真正敌人,就是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破坏国家安全,就是民族罪人。对于此等祸国殃民者,人人得而诛之。容不得半点含糊。否则,人民、国家、民族必定万劫不复。


 

就目前形势而言。十年一个小周期。美国次贷危机之后,而今又是十年来临。因为资本主义这种特定的经济模式,注定了每轮经济周期的大量财富被少数人所占有,所以,形成的消费市场与产出市场的割裂,必然导致经济危机爆发。不管它以哪个方面作为突破口,总是有它特定时代的危机形式。

 

所以,2019中国面临巨大的挑战比上年更加艰难。首先,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反反复复在市场经济国家与关税上做文章,对中兴与华为,不断进行打压。中国像2008年一样为美国两房债买单。但美国不满足于此,它会贪得无厌的继续逼迫中国。从百年前,人家布置的用学术这根绳子建立代理人殖民模式,牵住中国人民的鼻子与脑子,捆绑你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认知,任其蹂躏掠夺开始,殖民只不过变换了种方式,而且是把你养肥再宰杀。留给中国人的到处是工业污染、毒霾、垃圾、转基因。捞到钱的大小权贵们早已转移资产安置家小,大批的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早就置换了绿卡或国籍,见事不好就开溜。

民族复兴中国梦,难道真的就要成梦?

 

第二,运用社会主义的手段,多点宏观调控,扩大内需,多点转移支付,培育中西部市场,转移东部过剩的产量与产能,拉动经济可持续发展。

如果东北与沿海可以作为制造业的主要阵地。那么,广大中西部,可以发展现代化农业与旅游、养生休闲产业、娱乐产业为主,配合适度的制造业。政策空间与尺度要放大,足够吸引人才与资金过去。

要鼓励、引导、督促中西部建设具有个性的、差异化的城市与发展模式,形成互补的文明生态系统。

要政策性激励引导过剩的产能去中西部开发,带动就业与服务。针对中西部不同环境,要避免一刀切的懒政与一拍脑的愚政。实事求是,根据差异化,提供特殊与特区政策,来吸引东部资源转移。

政府则需解决高速交通、电力、水源、户口、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与大型公益建设。

 

中西部那么大的地理与市场空间,版图那么大,这是留给中国超越欧美的最后资源与空间。把他发展起来接近东部经济水平一样,中国经济体量超过欧美之和。任何国家都不敢赤裸裸与中国言贸易战。

我们追求世界一体化的自由贸易,但绝不强求与他国的贸易。只要自身的经济循环能够顺畅起来,人民日子蒸蒸日上,国家富强了,必定万邦来朝相邀学习经验。

但事实上,供给侧改革去掉了三分之二的中小企业。接着贸易战,导致大批仅存活下来的中小企业去了越南与周边小国。我们不是在扩大内需,是在自己制造危机。


第三,要巩固民生。巩固民生,就是让百姓有工作有较高收入,能买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百姓银行的存款获得安全与利益。就是不会让社会形形色色的金融理财平台对百姓资金豪抢巧取的割韭菜,就是杜绝股市/汇市反反复复割韭菜。但这些问题,恰恰是当前最严重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越来越荒诞与离谱。

 

所以,供给侧改革实施这多年,该做出政策调整与补充。再不调整,西方还没动大力,人民大众钱袋已经空扁,自己就把国内整的气息奄奄了。岂不迎合了西方对华的野心与图谋。

当前中国经济,流动性长期紧缩,大批中小企业纷纷破产跑路,到了应该给广大中小企业放水养鱼时候了。

作为一个自觉推动中国文化复兴的湖湘草根人士,习主席曾言:天下果无一男儿乎?此声霹雳,悍然不敢相忘。(责编:闻益)


【责任编辑:亚洲经济导刊】
频道精选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