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顾敏康:港版国安法谱写“一国两制”新篇章

顾敏康:港版国安法谱写“一国两制”新篇章

张傲谈毕加索:进入现代艺术的通路

张傲谈毕加索:进入现代艺术的通路

艺术这门人文学科究竟有没有科学的衡量指数?完全有,而且可以说的很清楚。以公论的艺术史为基础,进行横向领域、纵向深度的度量,基本上就可以对当代艺术作品进行原创属性定位,而不是靠跟风和信息屏蔽获得艺术属性的定位和艺术既得利益以及学术上优先权的占有。
文艺不能取悦“小时代”

文艺不能取悦“小时代”

正是基于此,我们仍然有信心并乐见古老的文化召唤,对中国艺术返本开新,重建社会伦理和启动传统作出有价值的默认。尽管由于市场放任,短期内无法扭转解构主义对“整理国故”百般刁难, 也可以见惯不怪,容纳前卫文艺冷嘲热讽,但这并不意味着秉持中国精神的文艺探索会放弃历史担当,与犬儒化的市侩主义随波逐流,只关心实时行乐,无所事事。
重点中国歌剧之灯

重点中国歌剧之灯

中国歌剧的复兴离不开政治、经济与文化的繁荣兴盛,只有在自身生长出民族“根魂”的意识和向往大同的自觉追求,才能清楚地认知中国歌剧在中国乃至全球文明秩序重构中的地位与影响。
从文艺史把脉“当代中国的世界性文艺复兴”

从文艺史把脉“当代中国的世界性文艺复兴”

电影《无问西东》等:解构主流价值后的世界主义

电影《无问西东》等:解构主流价值后的世界主义

《太和经》说:“文是软武,不战屈兵,不伐谋国”。如果需要,文艺也是核弹。它可以在人们心灵空间播下绝望与仇恨,让人们产生坚韧的弃船心理。《芳华》、《归来》在解构批判了传统主流价值后,是否会引发普遍的弃船心理?《无问西东》是否要在弃船心理空出的民族心灵荒漠填入世界主义的新灵魂?
中国歌剧复兴:“入主流”、“立潮头”和“走出去”

中国歌剧复兴:“入主流”、“立潮头”和“走出去”

张傲:朱青生到底懂不懂当代艺术?

张傲:朱青生到底懂不懂当代艺术?

张傲:架上绘画具有无限可能

张傲:架上绘画具有无限可能

刘跃儒:朱正与鲁迅研究

刘跃儒:朱正与鲁迅研究


粤ICP备16085989号-8 Copyright © 2015-2019 Ebiz All rights reserved.